豪華餐廳“隱身”高校校區,進出豪車不斷。一桌菜高上萬元,野生娃娃魚、大龍蝦、鮑魚等均出現在菜單上。這是記者7月17日晚暗訪湖北工業職業技術學院“御林苑”餐飲會所,看到的讓人瞠目一幕。(7月18日荊楚網)
  關於“隱身”的豪華餐廳,新聞由頭已經說出了大概意思。而“顫抖”的麵包車,也是前天的新聞。說的是杭州民警蹲點發現“顫抖”的麵包車,經查是流動賣淫車。原因是“面對警方的突擊檢查,有些休閑店老闆覺得生意沒法做就轉行了,但也有冥思苦想尋找對策的。”於是,為了掩人耳目,店主甚至在車身上打了“監控工程安裝維護,消防器材維修年檢”的廣告,在車內進行賣淫活動。
  那麼,“隱身”的豪華餐廳與“顫抖”的麵包車,在檔次上有天壤之別,但在手段上卻異曲同工。而在社會危害上,前者又比後者有過之而無不及。
  一直想對那些頂著“糾四風”公款吃喝的人說點什麼,但也真找不出既照顧到他們的身份,又能恰如其分的說辭。因為,至少在筆者眼裡,連一張嘴都守不住的人,是十分讓人鄙視的。然而,這卻是一幫不但自以為,而且實際上都是有點身份的人。比如“湖北工業職業技術學院南區食堂2樓、3樓,就藏匿著一家高檔會所,晚上周圍停滿車輛,多為政府部門所有。”誰敢輕易鄙視他們?
  而當兩種“隱蔽工程”先後出現在新聞中時,這種“設計理念”上的如出一轍,終於讓人可以拿一泡“狗屎”去與另一塊“臭肉”相提並論了。雖說“隱身”的豪華餐廳裝修十分奢華,但與鋪設著床單的麵包車箱,同屬於一個見不得人的地方,同樣是為了滿足個人欲望。在同樣違法的前提下,食欲和性欲,只有生理器官位置的高低不同,絲毫沒有品位上的差別。
  我在想,如果正在“隱身”的豪華餐廳里觥籌交錯、高談闊論的社會精英們,看到改頭換面的麵包車裡賣淫的新聞,不知會不會一下子失去食欲?“隱身”的豪華餐廳與“顫抖”的麵包車,多麼像一對孿生兄弟?只不過一個發達了,一個潦倒了。他們之間在規避風險上的“機靈”,生理欲望上的亢奮,對法律法規的置若罔聞,都表現出一脈相承的特性。
  對“顫抖”的麵包車,人們或許已經沒有太多的義憤,更多的則是嗤之以鼻;而“隱身”的豪華餐廳,卻是國家出台反腐敗相關政策以來的新動向。這對政府形象的損害,對社會風氣的毒化,比“顫抖”的麵包車嚴重的多。無論是涉及賣淫的“顫抖”的麵包車,還是過分浪漫的“車震”,人們一般不會對車有什麼看法。而“隱身”在高校校區的豪華餐廳,對內嚴重擾亂教學秩序,對外壞了高校的名聲。本應是一塊凈土,卻成了腐敗孳生地,確實讓人瞠目。
  大道理無需贅述,這些人也不是不懂,否則怎麼會想到“隱身”?我只是想利用“顫抖”的麵包車這面“鏡子”,讓還在熱衷於在“隱身”的豪華餐廳里津津有味的人,對照出其中的無恥和醜陋。若能“知恥而後勇”,也善莫大焉。
  文/知風  (原標題:“隱身”的豪華餐廳與“顫抖”的麵包車)
創作者介紹

John Wells

tk73tkqrw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